脸书泄密风暴引发外界聚焦微信安全

  【大纪元2018年03月27日讯】(大纪元记者梁珍香港报导)社交媒体脸书爆出5,000万用户个人资料外泄风波,不仅令FB股价一天之内蒸发了364亿美元,也令数据安全问题再受关注。在中国,和脸书争夺市场的中国微信,目前用户量突破10亿。尽管其数据安全一直广受质疑,但在官方护航下,其母公司腾讯盈利却不断上涨,在香港也有股王之称。但最近却连续遭到抛售,引发暴跌。

  腾讯上周三(21日)交出了一份纯利年增长74%的骄人成绩表,较预期理想。外界普遍认为股价会因此受惠,没想到次日股价不升反跌,反而暴跌5.02%,报439.4港元,市值一天蒸发2,204亿港元。

  紧接着上周五,腾讯大股东、南非Naspers首度宣布减持1.9亿股,相当于2%股权,受此打击,腾讯连续第二天重挫,跌幅为4.42%。腾讯市值两日蒸发掉4,000亿港元(510亿美元),创下2011年以来最大的两日跌幅。

  历经两天暴跌的腾讯,虽然昨在大手资金护航下,股价先跌后升,反弹1.6%,但外界对腾讯大股东坚持减持腾讯,以及腾讯的前景仍有疑问。

  拥有腾讯33%股份的第一大单一股东MIH,是非洲最大传媒集团Naspers公司老板贝克尔(Koos Bekker)旗下的全资子公司。Naspers于2001年斥资3,300万美元(约2.5674亿港元)入股腾讯。以其持股31.51亿股计,即每股成本价仅0.0815美元,持股至今未计股息已账面赚达5,391倍。

  以腾讯股价来看,Naspers将可从出售的股票中获利106亿美元。媒体报导,由于Naspers核心业务持续亏损,作为一家上市公司,市值比不上其持有的腾讯股票市值,Naspers套现将用于改善自身经营。

  不过,大陆传媒《中国基金报》对此表示:“大股东17年第一次减持腾讯,是不是一个拐点讯号,我们拭目以待。”

  腾讯股价暴跌前夕,恰逢市场爆出Facebook(脸书)泄密丑闻,英国伦敦政治咨询公司“剑桥分析”(Cambridge Analytica)被指滥用Facebook约5,000万用户资料,引发数据安全的忧虑。被指为“共产党审查机器”的微信,其数据安全问题再一次被推到暴风眼上。

  腾讯旗下微信及Wechat用户数突破10亿户,腾讯总裁刘炽平3月21日在业绩会上承认,微信跟QQ“几乎已覆盖全国用户”。

  被问到Facebook泄密丑闻引发的数据安全问题时,刘炽平称,公司平台较集中于私人对话多于社交平台,又称用户之间对话,“公司不会保留,若删除就是删除了”。但他也指,法律法规上要求提交资料,公司则需要提交,但会视乎不同国际的法规作决定。

  有外媒曾形容,西方的Google(谷歌)、苹果、Facebook都收集了大量用户信息,但这里有一个本质区别:在大部分西方民主国家,有法律条款保护公民的隐私。在中国,国家安全法和新的网络安全法却明文允许政府获得所有私人信息。

  BBC中文网日前发表文章《剑桥分析、“非死不可”与微信:数据安全大风暴》质疑,和国外社交媒体不同的是,中国社交媒体要求实名制,不仅年龄性别等真实,还要你填写身份证号码等,还有网络验证。这一大数据的安全能否得到保证?

  2017年6月1日,中共《网络安全法》正式实施。其第47条规定,网络运营者应当加强对其用户发布的资讯的管理,发现被禁止发布或传输的资讯,应立即停止传输该资讯,采取消除等处置措施,防止资讯扩散,保存有关记录,并向有关主管部门报告。外界普遍认为,该法旨在使异见声音销声匿迹。

  中共通过微信等社交工具收集、监控信息已是常态。今年1月1日,中国吉利集团董事长李书福在参加“2018正和岛新年论坛暨新年家宴”时感叹称:“我心里就想,马化腾肯定天天在看我们的微信,因为他都可以看的,随便看,这些问题非常大。”

  尽管腾讯的造富神话,已经令主席马化腾身价暴涨,以2,950亿元(人民币,下同)财富,超越李嘉诚、马云等,名列“2018胡润全球富豪榜”全球华人首富。

  不过,去年《财富》杂志则称,如果腾讯与中共政府没有那么紧密的关系,就不可能发展到现在的规模。文章称,北京当局要求科技公司高度配合,这就是谷歌7年前离开中国的原因之一,这也是像脸书、推特、Pinterest、Line、Telegram等海外社交网络仍然被禁止在中国访问的原因。

  加拿大多伦多大学“公民实验室(Citizen Lab)曾发布的一项针对微信的讯息过滤机制所做的一项研究发现,腾讯对用户进行严格的审查。审查范围不仅限于中国大陆用户,海外用户也未能幸免。

  海外用户发出的微信内容中,如果包含“法轮功”、“西藏独立”、“民主运动”等所谓的敏感词,就会被屏蔽掉,不会出现在大陆接收方的屏幕上。很多维权人士、法轮功学员因为使用微信,或者QQ,而被中共锁定目标而被拘禁,案例也多不胜举(见表)。

  去年十九大前,中共加强网络管控,国家网信办发出新要求,要求微信群等群聊的群主,负责规范群组网络行为和信息发布。一夜间,微信群主更成了中国最危险的人。

  在香港,不少港人做生意、北上工作、旅游或者和大陆朋友联络,都使用微信。微信支付在港逐步推进,微信云也在港设立多个数据中心。

  香港资讯科技商会荣誉会长方保侨提醒港人,要小心使用手机app或者社交平台,数据安全难以充份保障。虽然各国当权者有时候需要去查看个人私隐,但申请程序不同,“大陆程序简化一些,要看就看了”。至于微信支付或者微信云等大数据安全,他就希望相关公司能够遵守香港法律,不要将市民私隐传到不应该的地方。

  本报记者昨在旺角街头采访时,不少港人仍担心微信的安全问题。有学生表示不会在微信谈论政治话题。也有四川游客表示,大陆环境无微信不行,甚至买菜都用微信支付,不过,她也担心微信数据安全问题,不会在微信支付上放太多现金。

  微信被外媒形容为“世界上最受监控与审查的网络平台”,亦为其它国家带来国家安全隐忧。2018年3月,澳洲国防部以安全为由,下令禁止员工在工作用手机内下载微信。澳媒引述政府相关的网路安全专家认为,微信与中共有联系,国防部担心微信透过手机接触到国防机密。

  而在2017年12月,印度国防部已禁止了微信和其它中国软件的使用,因担心微信等软件含有间谍程序和其它恶意程式。◇#

  责任编辑:昌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