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品/news 套装 塑身内页 紧身衣
环保风暴不断 山东临沂陶瓷企业赔钱生产

  【大纪元2019年10月25日讯】(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)今年6月中旬起山东临沂市的环保风暴中,全市工厂大量关停,连大小餐馆也一度关闭。3个月后,部分企业开始复产,但临沂陶企由于煤改气成本上升,复产企业只占三分之一,不少企业处于赔钱生产、间歇停产状态。

  日前,临沂市罗庄区一名建陶业内人员倪先生(化名)告诉大纪元记者,陶瓷厂自从临沂市市委书记被二次约谈后,环保开始一刀切,被全部关停,通往付庄工业园道路不让大车走。陶瓷厂直到10月份才点火复产。

  他表示,罗庄区陶瓷厂关联10万多人口生计。“这还只是一个陶瓷行业,不算钢铁、焦化、铸钢、耐火等等行业。”

  据介绍,“十一”过后,煤改气复产的厂子,大概有三分之一,但成本增加至少4角一片。比如内墙砖出厂3.2元,现在就需要3.6元。然而,周边省市如安徽、山西、河南还是(使用)煤炭,价格冲击悬殊太大。厂子改造后天天赔钱,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。

  倪先生说,当地的地板砖、内墙砖现在还有三十多条生产线,这次煤改气(后)也就不到二十条左右。3年前还有七八十条线。“为什么赔钱还要干? 因为现在不改造,以后就不让干了。大厂资金雄厚,小厂没那么多资金,现在就是赔多了就停产,以前1年能干11个月,估计煤改气(后)现在1年能干半年吧。”

  山东临沂窑土资源丰富,陶瓷制作是传统行业,也是临沂市罗庄区的主产业。公开报导显示,2000年前后罗庄建陶产业产值占到了罗庄区GDP的45%,其中内墙砖产量位居全国第一。

  陆媒报导称,从2015年新《环保法》出台后,罗庄区政府以“转型升级”为名,明确用3年的时间,逐步淘汰关停落后产能60%。要求“环保第一做绿色陶瓷”。所谓绿色陶瓷,其实主要就是要求使用天然气。

  “南有佛山,北有罗庄”,罗庄号称“中国北瓷都”。倪先生表示,当地陶瓷企业都是民企,最严标准卡在临沂陶瓷产区,他指问,“临沂陶瓷出路在哪里?”

  倪先生指出,各地改造标准不一样。淄博陶瓷产区,虽然也是煤改气,但是只改了窑炉,干燥塔没改。“日照钢铁厂污染厉害吧,因为靠海啊!所以看污染指标,这个东西准吗?”

  “这样说吧,政府最后只会保护大厂,因为大厂交税多。现在的情况就是煤改气,赔钱,只有大厂能撑下去。”他说,“高耗能、高污染的标准在哪? 哪一次查环保,哪个厂子环保不达标?都是按照标准来改造的,不还是说停就停。”

  山东银凤股份有限公司工作人员日前向大纪元记者确认,环保风暴对厂子也有影响,也是大约在“十一”后的时间复产的。

  山东银凤建于1957年,是中国最大的日用陶瓷生产企业之一。据介绍,公司十多年前、大概2008年就已经使用天然气了,烧天然气是清洁能源,各项设备都达标的。但是,重污染天气的时候都得限制产量,比如有2条生产线,根据要求可能会暂停一条。

  该工作人员称银凤公司向中高端市场发展,表现出对政府措施已经见怪不怪。“环保风暴已经很多了,前几年最厉害。因为我们改造的比较早,所以受影响小一些。”他说。

  有网友指出,中国的环保成绩并不是产业升级带来的,而是以停工为代价的。没有任何的资金支持环保设备,全部企业自费,一旦口号起来就粗暴地让人停产。

  还有网友指出,“环保运动已经严重损伤了临沂的基础企业。临沂本来就没什么企业,完全就靠商品城,物流,还有很多规模不大的企业支撑着。这样搞,等于直接断了根基。”

  原上海企业家胡力任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,不只山东,近年来全国都在搞环保运动。共产党所干的事,不能用正常的思想来衡量。共产党从窃政到现在,它的政治利益远大于它的经济利益。这是共产党一贯的做法。

  胡力任曾在华东走访了5000多家企业。他说,中共基层腐败非常严重,无法分辨真正的污染企业和一般的小污染企业,所以它也只能搞一刀切。比如有的企业装了环保装置、达标了,生产过程中所释放的污染已经很少了。但是很多企业因为和环保局有关系,环保设备长期不开的,浙江的很多企业都是这样的。

  而环保问题本身也是中共造成的。中国制造在世界上倾销,其实是以牺牲环保为代价,低端的价格损害了制造业工人的利益。“企业的利润越来越薄,做一个产品可能根本不赚钱,它赚的是政府的外汇补贴。其实中共政府是最大的赢家,它收进了很多的外汇。”他说。

  胡力任指出,中共热衷搞“一带一路”,有可能放弃一部分民营企业。现在打压民企,因为民企壮大得太厉害,对中共政府的冲击是很大的。像阿里巴巴马云的言论,对政治环境是有很大影响的。现在马云已经不敢说话了。

  他认为,像陶瓷这些传统行业的生存发展很难。环保一刀切只能损害当地的经济利益,以牺牲当地的经济利益为代价。

  “中共政府不管你搞的经济模式有没有出路,它所有的一切都是政治第一。中国几千万人也饿死过了,几百万人的运动也搞过了,对中共而言,所有的东西都是不重要的,重要的就是它的政权。对它而言,政治是第一的。”#

  责任编辑:孙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