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品/news 套装 塑身内页 紧身衣
港澳办新闻会激民愤

  【大纪元2019年07月30日讯】(大纪元记者梁珍香港报导)自从6月以来,香港民众反《逃犯条例》修订运动遍地开花。尽管7?21黑社会出动、7?28警方乱枪扫射平民,中共港澳办7月29日罕见就香港局势召开记者会,声称支持特首林郑月娥施政、撑警执法、抵制“暴力”等。

  港府龟缩不理民意,香港民众无惧继续抗争,连一向“政治中立”的公务员都相继发表声明,批评特首林郑月娥毫无承担,又指警察有勾结暴徒之嫌,强烈谴责警队。

  前公务事务局局长王永平7月29日接受本报专访时形容是“史无前例”,“说明香港面临严峻的情况”。他并强调,公务员虽然有所谓政治中立的原则,但“政治中立”非无“政治立场”。

  香港民众普遍认为,中共港澳办7月29日在香港问题的新闻发布会上言论,进一步挑起香港民愤,效果只会适得其反。外媒则称,中共官方的立场,更加激化了香港人民和中共的矛盾。

  与此同时,香港民间抗争不断。继上周五(7月26日)航空界的反修例集会外,有港铁车长也不满7?21元朗袭击,拟今日(30日)罢工,有巴士也酝酿“全港大塞车”行动。另外,也有公务员发起周五(8月2日)在遮打花园集会,预计有2,000人参加。

  近一个多月来,香港反修例运动,已演变成每个周末都走上街头大规模抗议。外媒称,这是自1997年香港政权移交后规模最大抗议,该运动已经对北京权威形成最大挑战。

  因此,主管香港事务的中共最高机构、中共国务院港澳办29日下午,首次就香港局势举行的新闻发布会,备受外界的关注。但长达45分钟的记者会,只有两名发言人“照稿宣读”北京取态。港澳办新闻发言人杨光在开场发言时强调,“北京支持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依法施政、坚决支持警方严正执法”。被美国有线电视新闻(CNN)记者问到会否出动中共军队,杨未有正面回应,只指《基本法》有明确规定,要提问的记者自行查看。

  至于元朗冲突中是否有警察无差别打人、有否高官需要问责、以及中央会否支持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等,发言人一律未有正面回应。记者会后,大批记者涌上前,大声问问题,包括“警察无差别打人不会谴责吗?”“林郑月娥什么时候下台?”但发言人一言不发即离场。

  中共喉舌《中国日报》周一发表的一篇社论说,香港事件跟中东和北非发起的色彩革命(颜色革命)一样,是“反政府分子与外部势力勾结”,用现代通讯技术来推翻政府。《人民日报》海外版表示,香港特区政府和警方不应有任何犹豫,不应有任何心理负担,应该出手时就出手。

  时事评论员程翔认为,港澳办此番言论是为香港局势“火上加油”。他注意到,自从6月9日以来,所谓中共高官出来讲的话,非但未平息民众的愤怒,反而不断刺激民怨。今次港澳办高调预告举行记者会,“只是重复我们听腻的话”,其撑警言论,更完全无视了7?21元朗“官黑共”三股力量勾结、无视于香港几百万人要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的诉求,效果只会令港人更加反感,民间抗争继续升温。

  时事评论员刘锐绍认为,港澳办用发言人而非负责人出面来开记者会,以一个表面上比较温和的语言,“包装了一些极左内容”,内容毫无新意。

  其一,所谓高调支持林郑。但林郑在建制内部,在公务员高层队伍里面,已是众叛亲离,那为何北京还要支持她呢?刘锐绍分析,北京需要林郑月娥做挡箭牌,“炮火不会打到北京身上”。另外,北京已经做好进可攻退可守的策略,如果外界的压力继续发酵,北京有可能放弃林郑月娥。“所以支持林郑是成为了一个很大的政治游戏,也是对林郑月娥一个很大的政治陷阱。”

  其二,所谓撑警,刘锐绍表示,这是中共“一明一暗”的策略。明的是,北京认为现在不适宜出动解放军,如果这时出动解放军就是宣布“一国两制”死亡,那对北京的既得利益者,利用香港来图利,以至走钱没好处。所以发言人代表北京高层一定去支持警察,稳定这个专政的机器。其次,官方是可以再透过警队来驾驭其它的势力,包括其它的恶势力,令北京直接或间接地驾驭了两种专政机器。

  其三,惩治暴力和其四,强调所谓有三条底线是不能触碰或超越的,包括国家安全、中央的权利、《基本法》以及不可以通过香港向大陆渗透。刘锐绍称,这说明中共仍用惯有管治模式和意识,去打压包括民主自由、人权法治,相信未来反抗会更大。他呼吁示威者“醒目抗争,智慧平衡,尊严存活,策略以行”。

  前中央政策组顾问、时事评论员刘细良,29日在专栏文章中称,对北京而言7?21比6?12更严重,是有势力令局势升温,逼中央出解放军“平乱”,是冲着习近平而来。

  元朗恐袭令警察及林郑陷入空前的道德危机,局势升级,但民愤同时升级,警黑勾结令建制内部也“顶唔顺”(对其一些做法或想法不认同,甚至反感了),纷纷同林郑切割。他称,如果要逼林郑跪低,看来需要成功发动一次全港罢市及罢工。

  面对7?21元朗白衣暴徒殴人,港铁处理手法备受质疑,新巴职工会29日发公开信表示,7?21事件已过了一周,政府多次回避问题及未有即时作出内部调查,令全港市民既恐慌又愤怒,工会予以强烈不满。

  另外,有公务员计划于周五(8月2日)就《逃犯条例》修订争议发起集会,集会发起人之一颜武周表示,对近日社会矛盾日益加剧,冲突越来越激烈感到痛心及忧心,故决定站出来,要求特首林郑月娥尽快正面、直接回应市民的五大诉求。

  他表示已向公务员、退休高官等发出邀请,估计集会将会有2,000人参与,他有信心活动会获警方发出不反对通知书。

  截至7月27日,来自香港海关、民航处、律政司、社福署、环保署、税务局、医管局、教育局、民政局等共44个部门,超过500多名行政主任匿名联署发表声明。对于公务员也公开站出来表达意见,促政府重新考虑市民诉求,前公务事务局局长王永平7月29日接受《大纪元》专访时,形容是“史无前例”,“说明香港面临严峻的情况”。他并强调,公务员虽然有所谓政治中立的原则,但“政治中立”非无“政治立场”,面对政府与民为敌,公务员需要表达意见,“这是值得尊重的,具有勇气的行为。”

  1973年加入政府工作的王永平,是香港资深退休高官,曾担任公务员事务局局长、工商及科技局局长。日前曾参与34名前高官和议员联署,要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,调查6月起多次警民冲突,认为是修补撕裂、寻求和解、唯一公认的最有效方法。

  王永平表示,目前香港局势非常严峻。社会各界,包括公务员也公开表达诉求,要求政府正式撤回修订,及就早前令市民觉得非常恐怖的元朗暴行,做一个全面和独立的调查委员会等,但政府一直不回应民众的诉求。这导致示威者更大的反抗,浪潮仍未平息。他形容为:“香港有史以来最严峻的局面。”

  除了要求成立调查委员会外,王永平强调,政府一直强调所谓批判谴责暴力,但政府应该反思暴力的根源是什么?“无论暴力是来自示威者,或者来自警方过度武力,这个所谓以武压暴的政策,是否就可以维持香港的长治久安呢?”他认为,政府真正应该要反省的是,“依靠警方去处理政治问题,这完全是不妥当的。”

  对于警队四大工会均反对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,王永平称估计警队会担心,这个独立调查可能会揭露个别警员的行为失当,警队也可能觉得,它现在做的工作,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政治工作。早前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出来向市民道歉,更惹起警队职工会强烈的反弹,甚至有协会要强烈谴责张建宗的言论。

  王永平强调,警察应该反思一下加入警队的初心。“他们参加警队的初心是什么?是否要维护法纪呢?是否要遵守法治呢?是否要服务市民呢?不要因为今次丧失了他们的初心。变成一个好像任何事都没错的武装部队,这是很恐怖的,我觉得市民也不会接受。所以我希望政府高层也好,警队每一个成员也好,真真正正是要反省的。”

  他也乐见有更多公务员公开站出来表达意见。“他们觉得政府有一些做法,或者不作为,是会严重影响他们,或者他们的下一代,在香港继续以香港为家的权益时,他们觉得不能不发声,这个我觉得是值得尊重和理解,也不能够视为一个违反政治中立的原则。”

  被问到最近中共有言论要派军队来港,王永平称,香港虽然出现一些警民冲突,但大致生活仍如常。

  他警告:“只要香港出现中共军队,其实制造的恐慌史无前例,也都可以说实际上可能‘一国两制’就这样会宣布完结。而香港可能就会变成一个很严重的人道灾难。不只是股市跌、楼市跌,可能很多市民会很恐慌,真真正正地是会令到很多市民觉得逃离香港,这个会是国际上很严峻的人权灾难。”#

  责任编辑:连书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