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品/news 套装 塑身内页 紧身衣
分析:中共为保政权不惜毁掉“东方之珠”

  【大纪元2019年06月14日讯】(大纪元记者王友群香港报导)6月9日,香港成为全球瞩目的焦点。103万香港人走上街头,抗议中共在香港强推《逃犯条例》,目的只有一个——守护“东方之珠”。

  6月9日香港百万人上街抗议之后,特首林郑月娥仍坚持6月12日恢复立法会二读,引发罢工、罢课、罢市。12日,上万名示威者包围立法会,却遭警方滥用武力驱赶及暴力清场,至少72人受伤。香港警队员佐级协会主席林志伟,竟然称示威民众为“暴徒”。

  “逢九必乱”。2019,中共正面临执政70年来最大的危机。去年,美国总统(特朗普)发起美中贸易战,中国经济很快呈现出一系列的不稳定因素:就业不稳、金融不稳、外贸不稳、外资不稳、投资不稳、预期不稳,再加人心不稳。

  今年1月,习近平特别召开中共省(部)级高官会,专门谈到中共面临七大风险:政治风险、经济风险、社会风险、技术风险、外部环境风险、意识形态风险以及党内风险。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沪宁在最后总结时称:中共要为“最坏的情况”做好准备。

  面对内外交困,中共为保住政权,除继续迫害信仰团体和维权人士;同时也在不断加紧对民众的监控,来自IHSMarkit的数据显示,截止目前,中国的监控镜头已超过2亿个。

  市场研究机构IDC 1月30日发布的报告预测,2022年,中国监控镜头将达到27.6亿个。14亿中国人,人均两个监控镜头。整个中国大陆被中共变成一座大监狱。

  中共还加紧打压台湾人、香港人。今年2月,又着手对《逃犯条例》,(又称“引渡条例”、“送中条例”)进行修订。此法案一旦通过,中共就可随便找个借口在香港抓人。中共在大陆的统治完全靠“高压”和“欺骗”维持着。一旦“逃犯”落入中共手中,“被失踪”、“被认罪”、“被酷刑折磨”、“被活摘器官”,甚至“被自杀”,都有可能。这引起香港人的极大恐慌和强烈抵制。

  不顾香港各界的反对,5月21日,中共政治局常委、国务院副总理、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组长韩正,仍然明确表示:中央完全支持香港特区政府修订《逃犯条例》。

  中共强推《逃犯条例》表现出了中共一贯的强权作风和对自由民主的扼杀。

  中共建政以来,1949至1950年、1962年以及1970年代,出现过3次逃港潮。

  当年逃到香港的民众人数以百万计,那时候,中共没要求港英当局将这些人引渡回大陆。那么2019年,中共又是如何不惜一切代价强推“送中条例”呢?

  香港的优势来自香港与中国大陆的不同之处。这些不同之处与美国国会通过的《香港政策法》(Hong Kong Policy Act)密切相关。该法赋予了香港独立关税区地位;港币可自由兑换美元;香港在政治、法治、经济、贸易、对外政策诸方面享有与中国大陆完全不同的待遇;不同大陆居民持有的中国护照,香港居民持有特区护照;申请赴美签证获独立看待;香港还可在美国出口管制下购买敏感技术等。

  6月12日,前中国危险委员会副主席吉弗里说,美国国会两党对撤销《香港政策法》已没有异议,要求撤销的议案3月份就递交给川普总统了。美国众议员议长佩洛西6月11日发表声明称:“如果港府通过‘送中’恶法,美国国会将别无选择,只能重新评估香港在所谓‘一国两制’下是否仍享有足够自治权。”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共同主席、共和党参议员鲁比奥计划重新提出《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》,取代《香港政策法》。

  一旦美国政府取消《香港政策法》,香港就会成为中共统治下的一个普通城市,失去独立关税区地位,美国对中国商品实施的惩罚性关税将立即适用香港;港币将无法自由兑换美元;海外驻港公司将纷纷撤离;香港将失去在政治、法治、经济、贸易、对外政策等方面的所有优势。过去因为《香港政策法》,才使香港享有较高的信贷评级。

  目前标普对香港的长期信贷评级是高投资级别的“AA+”,一旦香港的信贷评级被调低,香港所有企业的贷款成本将上升,对香港经济的影响将是巨大的。

  但是,中共宁肯毁掉这一切。

  1984年发表的《中英联合声明》,承诺香港现行社会、经济制度和生活方式50年不变,在“一国两制”下,香港享有不同于中国大陆的自由与司法独立。

  该声明由当时的中共总理赵紫阳和英国首相戴卓尔夫人签订,时任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、国家主席李先念都在场见证。该文件于1985年在联合国秘书处登记,正式生效。

  据英国外交部解密档案,英国1992年为香港制订引渡协议及现行《逃犯条例》时,强调“只与司法制度、刑罚制度、人权状况达标的政府建立引渡关系”,即使香港主权移交中共后,此等必要人权标准仍然适用。

  中共早就把《中英联合声明》当成废纸。2017年6月30日,中共外交部发言人陆慷说:“现在香港已经回归祖国怀抱20年,《中英联合声明》作为一个历史文件,不再具有任何现实意义,对中国中央政府对香港特区的管理也不具备任何约束力。”“英方对回归后的香港无主权、无治权、无监督权。”

  2019年的今天,中共更是不把《中英联合声明》当回事,为一己之私而背信弃义。

  香港自由港的地位,吸引了许多外国人到香港投资兴业、安居乐业。比如,香港有8.5万名美国公民和1,300多家美国企业,还有30万加拿大公民。

  美国对冲基金大鳄Kyle Bass6月5日接受Real Vision采访时说:“昨晚我和一个朋友吃晚饭,他刚刚卖掉了在香港的两处房产,然后举家搬到伦敦,一去不复返了。他在香港长大,他家几代人都在香港。”“富人们首先恐惧,并对政府失去信心,他们便会开始把资产转移出去。这是正在发生的事。因此,香港富人要么兑换美元,要么离开,我认为这两种情况都会发生,那样香港就完了。”

  资深传媒人胡力汉形容“送中条例”如一把刀架上新闻工作者头上,影响新闻自由。“我听很多国际传媒讲过,已准备将香港的总部、位于香港的亚太地区新闻总部,转至台湾;如果是商业部分,可能转至新加坡。”

  去年,香港发生三个被称为“不幸的第一次”:第一次取缔一个政党,第一次拒绝一位外国记者入境,第一次因政见取消大批人士的参选权利。今年4月26日,33名台湾法轮功学员被拒入境并被遣返。6月2日,“六四”学生领袖封从德被拒入境并被遣返。如今,又强推“送中条例”,令香港人人自危。

  1989年,中共“六四”大屠杀,令港人人人自危,引发第一次大规模移民潮,5年内约30万港人移民海外;1997年,中共收回香港,港人因恐惧中共,掀起第二波移民潮。现在,中共强推“送中条例”,可能引发港人第三波移民潮。

  在台湾世新大学就读的香港黄姓学生说:“以前,香港人被莫名其妙定罪,以不知名的方式被押送大陆审讯,已经够可怕;但是现在,这是直接来到我面前了!我可能因为在台湾参与六四纪念活动,上了电视,就会被中共捉走,你说可不可怕?”她说在台湾的香港学生,很多是为了“逃离中共”,“我们对香港政府已不抱希望了,但我没想到的是,以后,我可能只是回家探望家人,就可能会被抓走”

  5月22日,《纽约时报》与英国《金融时报》分别报导,25岁的黄台仰和27岁的李东昇是香港本土派社运人士,2018年5月已获得德国政治庇护身份。

  德国《欧华导报》主编钱跃君说,以前西方人还把香港看成一个有基本人权保障的地方,现在德国批准了他们的政治庇护申请,说明在西方人眼里,香港已经不再是一个有人权保障的地方了,甚至已经没有法治了。

  《阳光时务》周刊创办人、红二代陈平说:不少大陆富豪选择居港,就是看中香港的自由和安全保障,因为在大陆做生意风险很大,如果香港和大陆一样,他们唯有离开。“有的大陆富豪已经部署撤离,移民到外国。”比如,最近不少朋友组团投资移民新加坡;也有的在办理小国移民等。同时将资金调离香港,第一步就是卖楼,“如果《逃犯条例》通过,香港楼价一定会大跌。”

  前香港立法会议员姚松炎近期撰文指出,中美贸易战开战迄今,负面效应已逐渐反映在香港各项经济数据上:包括香港生产总值年度变化率,在今年第一季远低于市场预测,降至0.5%,进出口的贡献更下跌-4.2%和-4.6%。今年4月,香港货物出口较上年同期下跌2.6%。各项数据中,唯一增长较大的,仅政府开支。

  在新加坡投资市场20年的张先生向大纪元记者透露,“一些基金经理人想要做空港币。因为他们认为《逃犯条例》一旦通过,香港经济一定会一泻千里。”

  高银金融集团宁可2,500万元按金被港府没收,也要放弃发展刚投得的启德4C区4号商业地王。高银5月中用超过111.2亿元投得该地,项目总投资180亿元。

  香港百万人上街“反送中”,得到了中华民国总统蔡英文在脸书上的支持。该文吸引18万人关注,1万多个留言,更有大批港人涌入留言:“希望台湾撑住,不要让台湾成为第二个香港”,“千万别为发大财而失去自由”,“台湾人,不要相信‘一国两制’,那是天底下最大的谎言!”“请台湾的大家好好守护这片自由可贵的土地,不要看轻你们手上的每一票!”

  中华民国前行政院长赖清德在脸书上表示:“《逃犯条例》是被公认的恶法,一旦通过,过境香港的台湾人,只要被中共认定为犯罪并发布通缉,就可能被捕并移交中共审讯”、“台湾已经是主权独立的国家,中共违反普世价值的行为,更加证明‘一国两制’的欺瞒与空洞,台湾绝对不会接受这样的框架,更拒绝成为第二个西藏、第二个香港。”

  参加6月9日大游行的香港资深传媒人程翔说:“中共这也打压、那也打压,其实是它非常虚弱的表现,它怕什么呢?恰恰就是它对自己不自信,所以,这也怕,那也怕。特别是今年有很多周年纪念日,逢九必乱,这种规律对它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梦魇。”◇#

  责任编辑:李薇